东莞市长锦成电器有限公司 加代故事:宋鹏飞邀请加代参加生日宴,人到就是面子
东莞市长锦成电器有限公司

东莞市长锦成电器有限公司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东莞市长锦成电器有限公司 加代故事:宋鹏飞邀请加代参加生日宴,人到就是面子

发布日期:2024-06-09 19:18    点击次数:120

人捧人高,人踩人底。一个人如果捧朋友,朋友心里受用,同时也会回馈。反之,总是说朋友的坏话,自己的口碑也好不了哪儿去。

在大连做海鲜生意的孟森,外号小森,貌不惊人,身高勉强一米七,算得上是一个隐形富豪。小森这样的一个隐形富豪,平时做生意的时候,甚至还系上围裙,亲自上阵。从外表看,小森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商贩。但是人是可貌相的,小森的海鲜生意做得很大,他的海鲜批发遍布东三省,各个水产市场都有他们家的海鲜。不是他的海鲜有多好,价格有多便宜,而是他为人相当到位。小森不是社会人,但是却和沈阳的社会大哥宋鹏飞关系相当好。

沈阳的刘涌进去以后,宋鹏飞成为了一线大哥,很多以前追随刘涌的人都向他靠拢了。还有两天就是宋鹏飞的生日了,孟森打来了电话。

宋鹏飞一接电话,“哎呀,小森子呀。”

“飞哥东莞市长锦成电器有限公司,我整天忙里忙外的,什么事我都可能忘,有一件事我忘不了。后天是你生日了,有没有定好在哪里过?”

“我没定好呢。不行的话就不过了。这他妈多大岁数,还他妈过生日!”

小森说:“哥,你要是不嫌弃,你到大连来。正好我新买了一个会所,现在跟我一个哥们合伙干,你到我这过生日。”

“你买个会所?”

“哎呀,也不算多高档的会所,就是自家哥们吃饭的地方,地方挺静谧的。你上我这儿行不行?你把你哥们全带上。我们是自家人,你让你的哥们也看看在大连的哥们行不行。”

宋鹏飞一听,“不是,小森子,我发现你真是闷声大发财呀!你买会所花多少钱呢?”

“没多少钱,五六千万。MLGB,两个月就挣出来了。玩呗。”

“我操,你可真行啊!那行,那我上你那儿,我还真他妈没去过。我去溜达一圈儿。”

“那你来啊,哥,定好了。你来多少哥们儿?”

“我问问吧。”

“不是,飞哥,我的意思你把你的哥们全叫上,不管是外地的还是本地的。我会所挺大的,一千七八百平开奶茶。你来,我包场,别人我都不接待,就我们这一伙人在这里边玩。你来三百人,我这里面都摆得开,全是最高待遇。”

宋鹏飞一听,“多少平?”

“一千七八百,你来吧。你到大连什么都不用管。”

“行!难得你有这份心,飞哥过去!”有哥们想着,宋鹏飞心里也高兴。

鹏飞在广州过过生日,在沈阳过过生日,这一次要在大连过生日了。宋鹏飞过生日不是为了敛财,而是有着自己的想法。鹏飞的生日聚会,沈阳的哥们肯定一个不能少,包括季三,韩四、吴瘸子吴学刚等。吴学刚说:“飞哥,我们必须捧场,我们跟你去大连。”

宋鹏飞在东三省社会上的人脉相当广,有松原的张家强,吉林市的徐刚,黑河的车爱军等。其中典型的是黑龙江黑河的车爱军,跟鹏飞关系特别好。

宋鹏飞打电话邀请车爱军了。“爱军啊,你上大连来!”

你飞哥的生日,我邀请的全是大哥级的人物,不只是东三省的,还有南方的,来的全是哥们儿。你来,在宴会上我给你介绍点好朋友。我跟你说,将来我们这个圈子要越玩越大,可不能坐井观天,知不知道?早点过来。”

“行,哥,我一定到。”

宋鹏飞打了一圈电话,开始打最重要的一个电话。“哎,哎,我问一下是北京代哥吗?”

“是沈阳飞哥呀?”

宋鹏哈哈大笑,“我操,北京代哥能接我电话,我挺荣幸啊!”

“荣幸鸡毛啊,我操,那沈阳飞哥打电话谁敢不接呢?”

“那个什么,后天能不能来大连?”

“来大连?你干什么呀?”

“我那什么,我想给自己过寿。”

“你过生日啊?”

“嗯,哥们张罗的。我说我不过了,告诉我说不行,必须得过。说飞哥的生日得好好热闹热闹。”

加代一听,“操,你真也是的,你提前一个礼拜告诉我啊,我也好给你买点礼物。”

“你什么也不要买。你人到场胜过一切。北京代哥,我这么跟你说吧,我这回邀请了不少哥们儿。你能到场就是帮我做面子了,明不明白我的意思?多带几个身边的哥们儿”

“行,我必须到。”

“你把马三也带上。”

“马三看情况吧。”

放下电话,加代想这他妈怎么去呀?鹏飞人脉不小,一张罗过生日,邀请的社会大哥肯定不少。如果自己带一帮兄弟过去,容易喧宾夺主,那就不好了。思来想去,加代把电话打给了郭帅。“帅子,你把丁健叫上,就你俩跟我走,上大连参加沈阳鹏飞的生日聚会。”“行。哥,你看我需要买点什么吗?”

“你什么也不用买。你帮我上金店买一尊笑面弥勒佛,照一千克买。”

“行,我研究研究,立马去办。”放下电话以后,郭帅去金店买了一尊一千克的笑面弥勒佛。

加代没有联系大连的哥们儿,只是想带着郭帅、丁健到大连参加鹏飞的生日宴,简单吃顿饭,就回来。

为了给自己,同时也是给鹏飞做面子,加代把袁宝璟的劳斯莱斯借来了。生日当天,郭帅开车,丁健坐在副驾驶,加代坐在后排,上了高速,直奔大连。

下午四点,加代坐着劳斯莱斯来到了会所门口。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车,但是知道是豪车。沈阳的季三认出来了,一看,“哎哟,加代!”

加代叫了一声三哥,下车和季三握手。季三说:“哎呀,妈呀,我看了半天,这是你的车呀?”

加代呵呵一笑,“我带过来的。”

“这了不得呀,兄弟,谁跟你能比得了啊?里边请。”

宋鹏飞的这场生日宴,社会大哥来了五十多个,随行兄弟加在一起有一百二三十人。宋鹏飞一见加代,把手一伸,“哎呦,我操,谁呀?北京代哥呀!”

加代一握手,“沈阳飞哥,生日快乐!”

宋鹏飞说:“不说了,你千里迢迢,百忙之中过来了,飞哥脸上可有光了。”

加代一回头,“把礼物送上!”

郭帅把红布一掀开,一尊金灿灿的笑面弥勒佛呈现在众人眼前。郭帅说:“祝飞哥笑口常开,身体健康!”

宋鹏飞的一些哥们一看,啧啧称赞,坐劳斯莱斯,送金佛,太了不得了。有人说:“这人厉害,这人有名,我们跟他比不了。”

有人问:“他是干什么的?”

“还干什么的?我以前听鹏飞老哥说过,他九六年回北京,你知道他带多少现金回来的?”

“多少啊?”

说话的人比划了一个八字。“八万呀?”

“八千万!你想像吧!”

“我的妈呀,现在得多少钱了?”

“怎么说钱呀?你没看到车吗?二千多万!我保守估计他有十几个亿。”

“了不得,他做买卖的呀?”“北京大哥,玩社会的,黑白两道通吃。”人捧人高,加代的名声越来越大。

生日宴主会场,是一个摆了六张桌子的大包厢。宋鹏飞把小森子介绍给了加代,“代弟,这是孟森,大连的哥们,以后有事相互招呼一下。飞哥玩社会只有一个准则,我喜欢把自己当作桥梁,哥们通过我往一起走,圈子越来越大。森子,北京代哥可是相当了不起的人物。别看他岁数没我大,他能毁我十个。”

小森子一伸手,“你好,哥。我是孟森。”

“你好,兄弟。我叫加代。”

“哥,客气了。要是吃海鲜的话,招呼一声,我给你送过去。”

“感谢兄弟!”......

各路大哥落坐后,宋鹏飞一看,“都到齐的话,我说两句。”大哥们也是迫不及待了,说:“飞哥,你说两句,我们就开始喝。”

“行。”宋鹏飞站了起来,“说是过生日,都是扯淡,我这岁数过鸡毛生日,就是想我生命当中,飞哥自认为,最好的哥们儿莫过于在座的你们了,岁数一天比一天大,在尤其干我们这行的,你们都是无所谓,你们都好,飞哥这个样子说不定哪天就见阎王了,见不着你们了。”

哥们一听,一阵哄笑,“哎呦,我操,飞哥,别瞎说。”

宋鹏飞一摆手,“我什么意思呢?我一想啊,最好的哥们儿就这些人,我们有点空就得聚一聚。知道各位大哥平时也都忙,我就以我过生日为理由,把大家请来,好好聚聚,就这么点事。今天晚上没有过生日不过生日的,一会儿大家串串场子,和相互认识认识,往一起走!我的话行不行?”包厢里一片掌声。

大家一举杯,“祝飞哥生日快乐,干杯!”宋鹏飞和大家一起干杯了。鹏飞一摆手,“今天来的哥们中沈阳周边的多,吉林、黑龙江的我也不说了,车爱军大家都知道。我给大家隆重介绍一位。代弟,你配合一下行吧?”

“飞哥,你别这样,别这样。”

宋鹏飞指向加代,说:“大家都看一看,我的哥们,北京加代。我这兄弟了不得呀,不是我吹牛逼。九一年一个人闯深圳,开表行,卖大哥大。我不怕大家笑话啊,不是说飞哥怎么地,最牛逼的是领五百来人上广州打我去了。我不怕你们笑话,把我围在天和大厦,我都不敢下楼。是不是你?代弟。”

加代一看,“哥,你喝多了啊?”

“我喝什么多我喝多,我的意思是我兄弟这人就讲究。这怎么的,我们处得好,跟一个人似的,是一辈子兄弟。不说代弟了。说一说代弟身边的兄弟,丁健,在珠海把阿sir送走了,你们谁敢?还是一个什么角色的?”

丁健一摆手,“是个小角色,没有段位,假的。”

宋鹏飞说:“什么假的?我都知道这事。应该是个中队长,哐地一响子干没了。郭帅,诸位如果去海南三亚,提到他,没有不知道的,在整个三亚横着走,海南都横着走,曾经是东方夏威夷里边的保安部长,纯兄弟。现在是北京南城第一大杀。他们都是我的兄弟,哥们儿。”

宋鹏飞的这一番话显示了高情商。当众捧人,被捧的人能不跟他好吗?宋鹏飞捧加代,加代被捧高了。这么大的一个人物专程从北京过来赴生日宴,送上金佛,称宋鹏飞为飞哥。这样看来,谁更高,谁更牛逼呢?这叫玩社会,这叫混江湖。

宋鹏飞的生日宴从晚上六点开始,社会大哥们大碗喝酒,大块吃肉,相互之间喝酒都是举手就满大杯干。持续了四个小时,都喝多了。

孟森摇摇晃晃,断断续续地说:“诸位,到大连了......”

宋鹏飞手一指,说:“对。小森子,你是东道主。这个......我跟你们说,就我这兄弟,森子真的,别看是卖海鲜的,谁的买卖也没有他的好。这个会所花了一个来亿是吧?”

“没有,飞哥,没有......”

宋鹏飞说:“哎,一个多亿!两个就挣到手了,谁能跟他比?森哥,以后我听你的。”

小森子一摆手,“别.......别说笑了。飞哥,玩的挺好,一会儿我安排大家去夜总会坐一会儿,行不行?我们换个地方,换个喝法,到夜总会去喝。”

哥们都兴奋地说:“行,来听森哥的。”

点击(最多30字)

大连的中山区也有一家伯爵夜总会。虽然和沙刚沙勇的夜总会同名,但是档次比沙刚沙勇的伯爵高出很多。孟森把电话打给了伯爵的老板,要求最好的位置,高档酒水摆上,而且要求全部打开,哪怕不喝,也要打开。孟森对老板说:“今晚的消费一百万起步。”

一帮大哥坐在最大的卡包里喝酒,小森子带着两个一米九几的保镖给台上打赏。宋鹏飞也性情了,拿过麦克风,“来,我来一首《友谊地久天长》,送给我的兄弟。”

怎能忘记旧日朋友

心中能不怀想

旧日朋友岂能相忘

友谊地久天长

友谊万岁 朋友 友谊万岁

举杯痛饮

同声歌颂友谊地久天长......

听着宋鹏飞的歌声,车爱军哭了,说:“我操,我飞哥太仁义了,这是唱给我的。”旁边的哥们一看,说:“不是唱给你的。”

“就是唱给我的,在黑河的时候他就给我唱过这首歌。”

“不是,你没看他站在代哥跟前,对着代可唱吗?”......在夜总会里,整个大厅里喧闹一片,大哥们又喝了两个小时。

五男两女有说有笑的,一个个穿着高档,从二楼包厢顺着楼梯下来了,坐到了离宋鹏飞不远的卡包里。这几个人喊服务员喊不到,想打赏都打不了。有一个把麦克风拿了过来,“哎,我操,我说,哎,停一下,哎!”陈的话通过麦克风响彻了整个一楼。把一帮社会大哥吓了一跳,“什么玩意?喊谁呀?谁喊的?”

“我喊的。哥几个能小点声吗?我不管你们是黑社会还是什么,能不能小点声啊?影响别人喝酒了。我们也在这喝酒呢。要喝酒的话,就坐下喝呗,那都上舞台了,干什么呀?哥们儿,没喝过酒啊,还是在这儿装他妈黑社会呢?消停一会儿!没别的意思,把麦拿回去吧。”

宋鹏飞毕竟是老江湖了,歪头看了一眼,没有吱声。季三手一指,“MLGB,你什么意思?”

小森子一看那边是陈平,拉着季三说:“三哥,你坐下。”季三把手一甩,“坐什么坐?”看着陈平,说:“你他妈说谁呢?”小森子连忙把季三摁坐下了。小森子一摆手,对陈平说:“平弟啊,我没看见。是我领几个哥们过来的。你是跟朋友来的呀?”

陈平一看,“哦,孟森,是不是孟森?”

点击(最多30字)

孟森来到陈平跟前,“哥们儿,来来来,握个手来。”

陈平问:“你在这干什么呢?”

孟森说:“我哥,我沈阳的哥哥过生日,我请过来的。刚喝完酒,来夜总会再坐一会。”

“哦,小点声。我这几个哥们带嫂子过来的,就听他们大呼小叫的了。我们都没法玩了,看着就来气。跟他们说一说,小点声。MLGB,不听话就收拾他。听到了吗?”

“听到了。兄弟,你玩你的。一会账算我头上。”

陈平说:“不用,我到这儿不用花钱。你喝酒去吧。”

孟森回去了。陈平说:“哥骆,我们喝酒。”骆哥,看上去三十六七岁,没有吱声,感觉出有点不舒服了。

回到卡包,孟森说:“飞哥,三哥,声音小点。陈平在那边。”

宋鹏飞问:“陈平是谁呀?”

“我们这个地方二哥家的公子。”

一半以上的大哥一听,脑袋耷拉了下来。宋鹏飞停了一下,说:“二哥家的公子又能怎么样?我们在这喝酒。操,接着喝,这他妈喝酒还受人管了?接着喝。”

加代看了看没有吱声。宋鹏飞问:“对不对,代弟?”

“没毛病!飞哥,来,接着喝酒,该怎么吵就怎么吵,该怎么喝就怎么喝。”加代是想把原本尴尬的气氛重新点燃。孟森一看,这他妈一会儿可别出事啊。大哥们又开始肆无忌惮地喝酒了。骆哥一歪头,“怎么回事呀?陈平,你过看看,这他妈什么意思呢?刚才都已经说过了。”

“骆哥,你坐一会儿,我过去看看。”

点击(最多30字)

“等我,我跟你过去,大家一起过去看看到底什么意思。”

陈平一看,“骆哥,你坐你的,我过去就行。”

“不不不,我过去。”

来到卡包,陈平手一指,“哎,CNM,孟森,说不了你了?“

孟森连忙上来想握手打招呼。陈平把孟森的手一挡,大声说:“CNM,握鸡毛手呀!能不能安静一点?”

宋鹏飞说:“老弟啊,你要是嫌声音大,你进包厢坐着去,那里边一点声音都没有。我们来酒吧就是喝酒来了。你家里权再大,再有钱,跟我们一点关系没有,我们啥也不是。酒吧又不是你家开的吧?我们既然来喝洒,不来点声音烘托气氛怎么喝酒?”

陈平手一指,“我告诉你小点声儿,你听不明白呀?孟森,这是你哥们啊?”

“平哥,那个......”

陈平说:“我他妈不是吓唬你,我一句话全给你们抓走,你信不信?MLGB,一个个的在这儿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”

宋鹏飞一摆手,站起身,“老弟,你岁数不大,说话挺猖狂。我姓宋,我叫宋鹏飞。我问问你,我怎么了,你把我抓走?不说是社会还是怎么的,什么人我都见过。来吧,我就在这站着,你把我抓走吧!“

孟森拉着宋鹏飞,“飞哥,飞哥!”

点击(最多30字)

自己的生日,这么多的大哥在场,竟然被人教训,宋鹏飞面子上挂不住了。加代站了起来,“飞哥。”

宋鹏飞一摆手,“你坐你的,没事。”

加代说:“哥,这点小事,你坐下。”

宋鹏飞说:“不是,代弟。大家在这儿喝酒,都是冲着我面子来的。他这话说给谁听的?”

“飞哥,小事儿,你坐下,弟弟来处理,你代弟来处理行不行?”加代要给宋鹏飞做面子了。加代会怎么做?



栏目分类

东莞市长锦成电器有限公司

人捧人高,人踩人底。一个人如果捧朋友,朋友心里受用,同时也会回馈。反之,总是说朋友的坏话,自己的口碑也好不了哪儿去。 在大连做海鲜生意的孟森,外号小森,貌不惊人,身高勉强一米七,算得上是一个隐形富豪。小森这样的一个隐形富豪,平时做生意的时候,甚至还系上围裙,亲自上阵。从外表看,小森就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商贩。但是人是可貌相的,小森的海鲜生意做得很大,他的海鲜批发遍布东三省,各个水产市场都有他们家的海鲜。不是他的海鲜有多好,价格有多便宜,而是他为人相当到位。小森不是社会人,但是却和沈阳的社